第五十二章 熟悉的脸

作者:十七|发布时间:2019-11-04 06:44|字数:4108

白阅颜好笑的看着那侍卫的动作,没忍住笑出了声,她的手指穿过铁网戳了戳侍卫的肩膀,“哎你怕他做什么。”

侍卫被这么一戳,吓得一激灵,顺势就跪倒在了韩泽承脚下,他颤抖着磕头,“承王殿下恕罪!饶命啊!”

韩泽承的眉头皱的更紧,懒得理会地上的侍卫,他冷着脸看向白阅颜,“你出不出来?”

“出啊。”白阅颜笑的明媚。

那遮脸的面纱早就被她摘下,她的笑容明亮柔和,宛若照进韩泽承心里的光,

韩泽承瞬间没了脾气,他挥了挥手,身后的衙门大人赶紧上去亲自打开了牢门,把白阅颜放了出来。

韩泽承来捞人,没说这人是公主,衙门大人察言观色,见韩泽承吃味,以为是韩泽承的心上人,他战战兢兢的对着白阅颜道:“小姐您受苦了,这,我也不知道您是承王殿下的人,方才多有得罪,还请多多担待。”

白阅颜摇了摇头,“没事,我打人不对在先。我刚才反省了,就算他说的不对我也不应该打他,是我错了。”

后面这句白阅颜明显是看着韩泽承说的,韩泽承冷哼一声,懒得理她。

他也不知道这死丫头不缺爱又没仇恨的,哪里来那么大的脾气,他把她的杀气去了大半,却还是改不了她刻在性格里的东西。

衙门大人见这小姐那么好说话,不由得松了口气,他生怕这小姐向承王告状,那他的官运也就到头了。

最近的韩泽承,真是风头正劲。皇上十分重用,又有丞相大人的支持,他可谓是朝中新秀,一出手,便崭露头角,比那些在朝几十年代的老官建树都大。

“诶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白阅颜觉得这侍卫不过几句话就脸红的性格太有趣了,打算平时没事儿就可以过来玩一玩,于是她临走前站到了他面前,认真的问道。

侍卫啊了一声,不敢看韩泽承,也不敢说话,他能感受到韩泽承那要杀人的眼神,他抬头撞进了白阅颜清澈的眸子里,白阅颜对他一笑,百花绽放。

韩泽承盯着她那灿烂的笑容,被气笑了,抬脚就往外走,白阅颜见他走了,又得跟上去,可这边的侍卫又不肯说话,她只能随手从头上摘下一只簪子塞进了侍卫的手里,“送你了,谢谢你刚才陪我聊天。”

然后她就起身,忙不矢的追上了韩泽承的脚步。她扯住了韩泽承的袖子,强行拉他停下,“你怎么不等我啊?”

“你需要我等吗?”韩泽承睨了她一眼,嘲讽的勾了勾嘴角,“在这也挺好的,不如我跟衙门大人说一说,让你在这住几天吧。”

白阅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,转而又张开双手圈住了韩泽承,给了他一个大熊抱,“哎你说你,吃醋就吃醋嘛。你跟我说以后我就不这么做了,乖哦,别醋了,我还是最喜欢你了。”

背后跟着的衙门大人恨不得盖住自己的耳朵,这长的好的人就是不一样,这么多人都喜欢,不仅是祁温宁,更有公主殿下倾心,如今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捧着,真是人生赢家啊。

他确实没想过这小女孩子会是白阅颜,毕竟白阅颜今天的装扮满分,乖巧满分,除了今天动手打了那人以外都是淑女的模样,衙门大人做梦也不会觉得魔王公主白阅颜会有这样乖巧可人的一面。

韩泽承:“……”

“放手。”

白阅颜搂着他,可怜巴巴的眨着两只眼睛看他,“再抱一会儿嘛,求求你了。”

韩泽承几乎要叫出她的全名,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白阅颜,他附在白阅颜耳边道,“我可是瞒着皇上过来的。你要是想把公主当街暴打百姓还被抓回衙门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,你就继续。”

白阅颜咦了一声,一点儿也不怕,反正她本来在外就是声名狼藉,除了上次她抓住常宰,也没干过什么好事儿了。

“那我就当你答应让我再抱一会儿了。”

白阅颜满足的靠在他胸口,韩泽承无奈,凶巴巴的看她,“你确定不听我的话?”

眼神意味明显——你不听我的话就死定了。

“你凶死了,”白阅颜嗔怒的放开了他,冲他做了个鬼脸,“没意思。”

韩泽承无语的摇了摇头,就看见衙门大人的眼神不停地在他们两人之间流转,他探究的叫了一声,“衙门大人?”

衙门大人立刻醒悟,“我,我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也没听到。”

韩泽承赞许的点了点头,冲着衙门大人欠了欠身,“多谢大人了。”

他说罢,也跟着白阅颜出去。

那白阅颜也是真的驾轻就熟,自己转身就上了韩泽承的马车,舒舒服服的坐着等他。

韩泽承欺身上去,原本宽大的马车立刻就有些小了,韩泽承抿唇,“你能不能有一天是不惹事的。”

“你陪着我看着我我就不会惹事了啊。”

“是,”韩泽承自暴自弃的道,“改天我给你找个绳子,天天绑我身边。”

“好啊好啊。”

白阅颜兴奋的答应。

一想想就太美好了,每天都可以和韩泽承呆在一起,她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。

“好你个头。”韩泽承依旧惦记着刚才白阅颜调戏那侍卫的场面,对她也没有好脸色。虽然说韩泽承自从上次强行喂药之后就对白阅颜爱答不理的,本来就没什么好脸色。

白阅颜嘟了嘟嘴,轻轻的叹了口气,百无聊赖的趴在窗口看外面,“韩泽承,你到底对祁温宁是什么感觉?”

韩泽承看了她一眼,就知道这货在干嘛了,他记仇着,打算要让白阅颜也体会体会吃醋的感觉,“不知道,反正挺特别的。”

白阅颜看着窗外,良久没说话,久到韩泽承差点以为她就不打算说话的时候,她却悠悠的开了口,“可是我还是想赌,赌你心里有我。”

韩泽承垂眸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我心里自然有你,你是皇后的女儿,是我的好妹妹。”他说着违心的话。

他一直处于这样矛盾的状态。

一方面他想把白阅颜推开,一方面,他又不舍得完完全全的离开白阅颜,于是每次跟白阅颜的相处都是随意的。

时而温柔可亲,时而霸道狠厉。总是把她推开又给她希望。

他知道,他太自私了。

但他却控制不住自己,每每白阅颜闹着小性子讨要抱抱的时候,他浑身的全部都在叫嚣着要抱回去,尽管他已经极力遏制,但他还是轻轻的搂住了白阅颜的肩膀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被纵容鼓励了的白阅颜时不时的就要去跟韩泽承进行身体接触。因为韩泽承平时多不见人影,她还会大半夜的跑到韩泽承房间混进他的被窝里。

等到他醒之前又自己屁颠屁颠的跑掉。

她自认为没被发现,还沾沾自喜,可她不知道的是,韩泽承睡眠浅,房里进了人都能发现,更别说这死丫头还往他怀里钻了。

他每次都在装睡,因为只有睡着的时候,他才可以安心的任由白阅颜靠近。

韩泽承也知道自己这样不行,可白阅颜就像是毒药一样,他甘之如饴,有时候他甚至会想,要不就算了吧。

白墨昀与他父亲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,他是小辈,不懂他们之间的情况,说不定这只是个误会呢。

“我不想当你妹妹,”白阅颜一听,急了,扯着韩泽承的袖子使劲摇晃,“那祁温宁不是妹妹吗?”

“你为什么总是想和她比?”

“因为他们都觉得,你们两个很般配,可我觉得,明明是我们两个更般配一点。”白阅颜气呼呼的道。

韩泽承忍不住笑了,最终他还是冷了脸,在白阅颜的头上敲了一下,“少想这些有的没的,上次教你的剑**了没有?”

“啊好困,我睡觉了,听不见。”白阅颜一听这厮开始拿出了老师的做派,立马开始装蒜。

韩泽承懒得理她,这人学东西典型的磨洋工,仗着自己有点天分就不努力,他都习惯了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长长的宫墙内,一名细嗓子的公公把手缩在袖子里,弓着身子穿过,他身后跟着一个浑身上下裹着黑布的少年。

少年身材挺拔,却有些单薄,像是营养不良的小白菜。他浑身都裹着黑布,只剩下两只清明的眼睛,那双眸子极深,露出些许熟悉的意味。

他好奇的打量着高高的宫墙,脚步不停的跟着公公走。

冗长的道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缓缓的走着,倒显示出些幽森。

他们二人七拐八拐的从偏门进了一处宫殿。大厅之内,一名华服女子施了粉黛,看不出年纪,举手投足间尽显妩媚。

“这便是莫家公子吗?”

这女人正是白晖染的母妃,外戚强盛的贵妃娘娘。

她的眼眸眼波流转的落在了那少年身上。

莫离不习惯被人这样盯着,一时间有些怪异,他庄重的跪下,给贵妃行了个大礼,“草民莫离参见贵妃娘娘。”

贵妃银铃般的笑声传来,她挥了挥手,“不必拘礼,快快请起。”

“莫离,摘了你的面纱让本宫看看。”贵妃好奇的盯着莫离的脸。

这可是她费尽了心力才找来的人啊,希望不会让她失望。

莫离从地上起来,顺从的掀起了遮面的黑纱,一张精致又俊俏的脸出现在贵妃面前,贵妃惊讶的捂住了嘴,这世界上竟然真有如此相像的人。

他一张脸乍一看过去与韩泽承像了七八分,只是他不过是一介百姓,没有韩泽承身上傲视群雄的威严与贵气,更没有他那点疏离的温和。

他的一双眼睛比起韩泽承来清澈了太多,就像是一汪泉水,平静又温和。

那公公连忙道:“娘娘你看,这莫离公子的长相当真是一模一样。”

“是了,是了,”贵妃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从今以后,你便是本宫的侄子了,你可记住。”

莫离微微颔首,不卑不亢,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意味,“是。”

莫离自幼丧父,他母亲把他拉扯到十岁,也积劳成疾去了。

他生活在乡野间,小小年纪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他们家不过是平民百姓,自然不会有贵妃娘娘这样尊贵的亲戚。

他被请来这里,仅仅是因为他的这张脸。

带他来的那人说,他的这张脸和朝中的一位贵人很像,他们需要他来哄一位心悦于那位贵人的公主殿下开心。

他们说,若是他能讨得了那位公主的欢心,当了驸马,他便可享尽荣华富贵。可做驸马又怎么会如此简单呢。

他虽然不屑,但也还是来了。因为那人答应让运河改道,不去打扰他父母亲的在天之灵。

贵妃娘娘满意的笑着。

白阅颜啊白阅颜,日日不搭理你的承王殿下和一个每天捧你在手心的世家公子,你会选择哪一个呢。

她都打算好了的。一来呢,是给好朋友的女儿清扫情敌,二来呢,她也算是在为白晖染铺路。

如今太子未定,白阅颜又与大皇子亲厚,想来她的话在白墨昀面前也是有几分分量的,只望她到时候不要在白墨昀面前弹劾白晖染便好。

若是这莫离入不了白阅颜的心,至少也可以给白阅颜和韩泽承之间增加一点障碍,让他们两个渐行渐远。

贵妃勾唇,那么,游戏开始了。

……

中秋佳节,白墨昀在宫里设宴,请了宫里的公主皇子,还有莺莺燕燕的妃嫔们,一些皇亲国戚也位在其列。

这样的皇家家宴,祁温宁是没资格来参加的。而韩泽承被皇帝特别关照着,也来了。

于是白阅颜开心的不行,着了一身的红袍,艳艳动人,拉着韩泽承就不放手。

她连自己的席位也不去了,黏着韩泽承坐。她端端正正的坐在韩泽承身边,与他共用一张案台。

旁人窃窃私语。

向来的规矩就是家眷才能同案台的。

可那破规矩的人竟然是白阅颜。

他们就算有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教训她。

只得小声的议论,还生怕自己会被这活魔王给听见。

“白阅颜,你怎么回事?”张晴刚刚随着白墨昀落座,就看见白阅颜的案台上没有人,她眼睛转了一圈,才在韩泽承身旁看见了她。

张晴最是注重礼教,当即强忍着火开了口。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>>
赠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