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:审问(二)

作者:姝颜茹婳|发布时间:2019-11-04 10:33|字数:2008

贤妃连面色都没有变一下,胸有成竹,“她不敢反口的。”随后微微勾了勾嘴角,“本宫能放她一个人去,自然还留着后手,就算是反口了本宫也不怕。”

转身回内室去,叫雁玲将窗子关上,外面的风风雨雨,很快就和她无半点关系了。

红袖呢,一到甘露殿,瞧着满院子的刑具,和地上一滩血,早就吓得魂飞九天之外了。

很难想象,这些人是怎么若无其事的在这里谈笑,办事的。

一下子跪到尹公公与月姑姑面前,直呼冤枉。

“奴婢今日只是好奇才与晒药的医女聊了几句,让她帮奴婢看一下身上风寒之症呀,还请公公与姑姑明鉴。”

颇有些不打自招的意味,这解释过头了,就成了掩饰了。

一进来,明明谁都没有说什么,她却着急辩白这么一大堆,任是谁都能看出她有问题。

医女恭恭敬敬回禀了,红袖姑娘确实找她问风寒如此医治,要用什么药。

然后她说了,红袖也就离开了,不过中间红袖有没有趁她不注意动手脚她就不知道了。

那时候红袖确实碰过药材。

“奴婢只是问医女那些是什么药而已。”红袖左顾右盼的,心虚的样子不要太明显,让尹公公他们久在宫中的老人有些奇怪。

谁做了什么,不可能这么浅显都表露出来了才对呀,特别是主子信任的人。

该有的城府,还是得有,不然主子又如何能交代她做事儿。

两人对视一眼,都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不过人既然来了,也得往下问下去。

月姑姑瞟了一眼心虚无比的红袖,“刚才太医已经验过,甘露殿的药材上都被洒了龙溪草的汁液,可是你弄上去的?”

她有这个时间,也有这个机会,动机自然是她背后主子的。

红袖大力摇头,“不是,不是洒上去的,奴婢都不知道龙溪草是什么?”

过于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,尹公公笑起来,后宫这场大戏当真越来越有意思。

看向旁边,刚才去贤妃宫中查探的人回来,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,红袖姑娘很是循规蹈矩。

有掖幽庭的嬷嬷陪同,他们可是什么细节都没有放过呀。

“这没有蹊跷,才是最蹊跷的事儿。”月姑姑微微一笑,跟着聂欢颜她实在是累的很,也就没有多少耐心了。

“尹公公,我看就直接动刑吧,这些宫女不见棺材不落泪,嘴巴都硬的狠。”

“不要,奴婢冤枉,奴婢什么都没有做……”红袖大叫着挣扎,最终还是被拖到了刑架之上。

“啊~”夹棍刚上手指,还没怎么用力呢,她就叫得跟杀猪一样了。

虚弱的喘着粗气,好像受了天大的折磨一样,“奴婢招,奴婢说实话。”

让月姑姑两个都无语了起来,这人演戏演得也太假了吧。

红袖有气无力,“龙溪草的汁液确实是奴婢洒上去的。”

而这汁液无色无味,所以医女没有发现,太医也是熬煮之后,根据状态才判断出来的。

“那汁液是凤鸾宫的蕊心姐姐交给奴婢的,要奴婢洒在药材之上,事成之后,奴婢便将玉瓶还给了蕊心,所以姑姑才没有搜出来东西。”

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,那就很简单了,她本来就身在曹营心在汉而已,一直听命于蕊心,是他们安插在贤妃娘娘身边的眼线。

可惜了,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得到过重用,所以没能陷害贤妃娘娘一二。

这次立功的机会摆在眼前,她不得不这么做。

尹公公眯着眼睛,“这么说你是皇后娘娘的人?”这话问得,好像有些没有规矩,但也不得不这么问。

实在是觉得这个红袖奇怪,既然是皇后安插在贤妃身边的,刚才承认了,应该是说贤妃娘娘指使她才对。

依照皇上今天的处事风格,也不会再审问贤妃什么,直接就会做了决定。

为什么她要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说出来,背叛自己真正的主子呢?

她们不由得便在想,这会不会是贤妃娘娘的一出反间之计,皇后陷害她,她将计就计。

不成想红袖却摇头了,“我不知道,蕊心姐姐也是几个月之前才找到我,威胁我为她所用的,一直以来都是蕊心与奴婢接触,奴婢不知道蕊心姐姐听命何人。”

“那你又为何听命蕊心?”月姑姑这么问完,红袖更是夸张的哭了出来,“是家中父亲不争气,与邻居争执之时打死了人,蕊心便拿这个威胁奴婢,要奴婢为她办事,她就将奴婢父亲救出来,若不然就只能以命抵命了。”

“一个为亲弟,一个为亲爹,你们这些人进了宫,凡尘俗念倒是不少。”

尹公公讥笑几声,派人去了凤鸾宫提蕊心,果不其然就在她身上搜出一个玉瓶,里面还有一点残留的龙溪草汁液。

皇后娘娘没有像贤妃那么好说话,直接便将人扣住了,并不许带走,自己要先在凤鸾宫审一下蕊心。

“砰砰砰~”的,直接想将自己的凤椅拍碎,“这次是本宫大意,竟然让贤妃反将了本宫一军。”

蕊心跪在下面,大喊娘娘救命,蝶风飞快思索解决方法,“要不咱们让蕊心再把问题抛回贤妃那边?”

“你是以为小尹子傻还是月姑姑傻?”皇后冷冷瞥她一眼,“要是贤妃动手,她何必如此九曲十八弯的行事。”

看向蕊心,眼中闪过决绝,“而且贤妃之所以没有明着将线索指向本宫,她这是在警告本宫呢,本宫自己将事情解决了就一了百了,若不然再有害她的心思,她不介意将本宫做的公之于众。”

至于贤妃为什么这么好心,她想不出来,但可以肯定的是,贤妃敢这么做了,她就有十足的把握,不会伤到自身。

突然变得悲悯起来,语气沉重非常,“事情到这一步,即使本宫再不愿意也已经无可奈何。蕊心,也就只能牺牲你了。你放心罢,本宫会让人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的。”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>>
赠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