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天湖怪兽

作者:太末生|发布时间:2019-11-04 09:13|字数:3543

仓路郎头也不回,疾步离开。到得外面的大路上,一颗心还在乱跳,难以平静。脑子里复又闪现出那一个一个女孩的身影,身上不由燥热起来,情不自禁往山里跑去。

跑着跑着,他又来到了瑶山天湖,见四下无人,脱下外衣,跳入湖水中,使劲往湖深处游去。

已是黄昏时分,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,两边苍翠巍峨的山峰静静地矗立着,湖面上映衬着天空、山峰的倒影,几只叫不出名字的白鸟在天边悠闲地飞翔,偶尔发出几声鸣叫,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、宁静。随着天色渐晚,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辉染红了半边天空,晚风轻吹,碧顷的湖水荡起层层涟漪,泛出金灿灿的波光,如梦似幻,煞是醉人。

仓路郎独自在湖中游荡,沉浸在这绝美的湖光山色之中,恬适,惬意,心中畅快无比。

忽然,岸边有个急切的声音呼喊道:“露岚,危险,快回来!湖里有怪兽!”

仓路郎转头远远地望去,岸边一个人正不住向他招手,隐约是燕玲玲,心中奇怪,她怎么会来到此处。想着,便掉头快速往回游。

这时,靠近岸边的湖面上突然激烈晃荡起来,霎时,狂风大作,波涛剧烈翻滚,但听一声巨响,水下蹿出一头金色蛟龙,张牙舞爪,扑向燕玲玲。

仓路郎大急,高喊道:“玲玲,快跑!”

燕玲玲猛见怪兽现身,吓得魂飞魄散,浑身发抖,听到仓路郎叫喊,拔脚要跑,可腿脚瘫软,不听使唤。

仓路郎心急如焚,拼命往前猛蹿,整个人蓦地从水下腾跃而起,疾如流星,向蛟龙扑过去。

燕玲玲刚跑了两步,只觉身子一软,蛟龙的爪子已钩住了她的裙摆,将她往后猛拽,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。她失声尖叫起来。

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仓路郎已跃至蛟龙头顶,奋力往下猛压,蛟龙猝不及防,头部竟被仓路郎一下摁到地上。燕玲玲一边尖叫,一边连滚带爬逃了开去。

蛟龙发怒狂吼,猛甩头部,仓路郎直飞了出去,跌落在十多米远的地方,但他立刻滚身而起,拉起燕玲玲的手往岸边的林子里跑。

蛟龙怒极,紧追不舍,一些挡道的树枝纷纷被撞断。燕玲玲忽然一脚踩空,连带仓路郎一起摔倒在地。仓路郎迅速起身抱起燕玲玲,蛟龙已经追至眼前。

蛟龙马嘴蛇身,通体金色,一双眼睛凶狠地瞪着仓路郎,猛地张开巨嘴咬来,仓路郎抱着燕玲玲向侧后方跃起。蛟龙不舍,再度猛扑,仓路郎向左前方闪开。蛟龙连连狂吼,撞断身旁一棵大树,整个跃起扑向两人,仓路郎抱紧燕玲玲,借着树的枝杈,左跃右跳。两人一蛟在林中如追风逐日般缠斗。

仓路郎抱着燕玲玲蹿跳,不一会便累得气喘吁吁,手脚酸软,那蛟龙也是“呼哧呼哧”大口喘气,似也累得不轻。

仓路郎见旁边有个小山坡,便将燕玲玲放了下去,转身正对恶狠狠瞪着他的蛟龙,开始手舞足蹈,叽叽呱呱说起他自己也半懂不懂的语言。蛟龙不时晃晃脑袋,目中的凶光渐渐退去,身子也慢慢后退,忽然吼了一声,纵身跃起,扑通一声巨响,钻入湖中。

仓路郎登时瘫倒在地,喘气不已。回想与蛟龙恶斗的情景,不免心有余悸。他歇了一会儿,慢慢爬起,忽然发现自己还光着膀子,穿着裤衩,便先跑到湖边穿好衣服,再去找燕玲玲。

燕玲玲坐在坡下,面色苍白,独自啜泣。见到仓路郎过来猛地抱住他,哭出声来,身体兀自颤抖不已。

仓路郎轻抚她的玉背,柔声安慰道:“玲玲姐莫怕,莫怕,蛟龙已经走了,我们没事了。”燕玲玲的衣服已被蛟龙扯烂,整个背部裸露出来,上面现出数条通红的抓痕。

燕玲玲哭了一会,渐渐镇定下来,她站立起来想走,脚一软又跌倒在仓路郎的怀抱,她这才发现脚崴了,疼痛难忍,不能落地。

仓路郎脱下自己的外衣套在她身上,转身蹲下身子,背她下山。她感激道:“露岚,谢谢你。”

仓路郎笑笑,问道:“你怎么会来到湖边的?”

燕玲玲道:“我前面在外面散步,看你发疯一样往山上跑,便追过来看看有什么事。谁想到湖里真有怪兽。”

仓路郎道:“我热得难受,过来游泳洗澡。我经常来的。都是我不好,吓到你了。”

燕玲玲问道:“你后来怎么把怪兽打跑的?”

仓路郎道:“我没打它,它自己忽然跳回湖中去了,可能追我们追累了,呵呵。”

燕玲玲想起他危急之时镇定自若,面对怪兽毫不畏惧,奋勇上前在兽口救下自己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,情不自禁将脸贴着他的脸,在他耳边吐气如兰,柔声道:“你真勇敢!”

过了一回,她问道:“你抱着我躲避怪兽的攻击用的什么身法,好快捷啊,以前从没见你使过?”

仓路郎顿了顿,双手托着她的大腿用力把她往上挪了挪,边走边答道:“那哪是什么功夫,就是逼急了,怎么能躲怎么跑,要说什么功法,那就是‘玲岚逃命功’!”其实他自己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变得那么厉害,把六维超弦术的腾跃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燕玲玲格格娇笑起来,用力在他背上捶了一下,笑道:“厉害,厉害,以后我们就一起练‘天下无敌玲岚逃命功’!”

仓路郎大笑。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下得山来,见一群人提着刀剑飞奔而来,霎时到了眼前,领头的正是柳叶老师和瑶玉。

瑶玉见仓路郎背着燕玲玲,上来便扯,要把燕玲玲从仓路郎背上拉下来,道:“你这么大的人,怎么还要露岚姐背你啊!”

仓路郎拦住她道:“别闹,燕玲姐脚崴了,走不得路。”

瑶玉“哼”了一声,转开脸不理仓路郎。柳叶上前急切地问道:“我们得到报告,说山上有怪兽的叫声,所以要赶去看看,你们是遇见怪兽了吗?”

燕玲玲答道:“是啊是啊,湖里有一头大蛟龙!”

接着,她将刚才惊心动魄的遭遇详细讲述了一遍,大赞仓路郎的英勇行为。故事说得有声有色,扣人心弦,大家屏息凝神听得入迷,时而担惊受怕,时而紧张不已,时而交口称赞,人人对仓路郎刮目相看,赞不绝口。

仓路郎被她们夸得不好意思,低头道:“没这么夸张,当时就是想着逃命而已。”

柳叶道:“你们先回去休息吧,我带几个人再上去看一下。”说着,带着一帮人继续上山。

瑶玉便不上山,跟着仓路郎和燕玲玲回她的住处,一路上不住地问这问那,不时埋怨仓路郎打怪兽也不带上她。

第二天,仓路郎打怪兽的事迅速传遍整个婵教总坛,他一夜出名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,人们纷纷过来找他讲怪兽的事。但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妥,尽量避而不见。于是大家都去找燕玲玲。燕玲玲则大讲特讲,滔滔不绝,几乎把仓路郎说成了“神人”。

曼天依得知此事,立刻派人把两人叫到自己的住处了解情况。瑶山天湖怪兽是个久远的传说,据说与婵教始祖天婵夫人有关,其中隐藏着婵教天大的秘密,但几千年来,没有人见过怪兽真容,也许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。

曼天依向两人详细了解了情况后,沉吟不语。良久,只是叮咛了两人几句,要求他们以后不要上天湖,便让他们退下。

自那以后,燕玲玲一有空便找仓路郎玩。她知书达理,温柔可人,懂分寸,知进退,不像瑶玉那样蛮不讲理,从来不会让仓路郎有难堪。仓路郎感觉与她相处比较自在,所以并不推辞。只是恼了瑶玉,为这事时不时要冲仓路郎发火,甚至踢桌子,摔凳子,见到燕玲玲更是吹鼻子瞪眼,怒形于色,简直把她当作敌人一般,到处数落燕玲玲的不是。仓路郎只当她闹小公主脾气,并不以为意。

然而,瑶玉总是千方百计阻挠仓路郎和燕玲玲单独相处。一天,仓路郎被她缠得心烦,便偷偷溜出上山,跑到了天湖边。自那日起,他心里其实一直记挂着这头大蛟龙,隐约觉得他能和它说上话,说不定能成为好朋友。他那叽叽呱呱的语言,一半是仓姨教的,一小半是模仿仓姨的,其余的则是他自己信口胡编的,当初在无回岭,与各种神兽、怪兽甚至老树精交流,屡试屡验。他坐在岸边上,手心凹起来成空心拍掌发出声响,又分别拍打左右肩胛骨,嘴里念念有词,过了一回,果见水中开始波涛翻滚,大蛟龙的一双眼睛浮出水面,瞪得如鸡蛋般大,死死地盯着仓路郎。

仓路郎大是兴奋,一边手舞足蹈,一边“哩哩啦啦”“呱唧呱唧”喊了起来,大意便是我是你的同类好朋友,快出来和我玩等等等等。大蛟龙慢慢向岸边游近,一动不动盯着仓路郎。半晌,慢慢地爬上岸,头凑到仓路郎面前探一探,又缩回去,反复几次,最后在仓路郎身前趴了下来,显然已经完全信任仓路郎。仓路郎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头,金蛟只是眨眨眼睛,便轻轻移近它,搂住它的头,把脸贴在它的脸上,嘴里叽叽咕咕不停地念叨。金蛟一动不动,有时候甚至闭上眼睛,处于完全放松的状态,仓路郎知道,他成功了,金蛟已经认可他做朋友。于是,玩心顿起,一翻身爬上了它的背部,双手抓住它头上的小角,晃动数下。金蛟似已明白他的意思,慢慢溜进湖中,载着仓路郎在湖面游荡。不一会儿,到了湖的西边,仓路郎见湖边全是高耸的悬崖峭壁,水边露出几个山洞,其中一个洞的上方石壁上有几个模模糊糊但依稀可辨的大字:异世天机洞。

仓路郎心里不禁犯了嘀咕,天机洞,为什么叫异世啊??难道六维超弦阁就在这里面吗?他原要过去看看,但见天色已晚,担心又有人过来找他,便放弃了这个念头,让金蛟掉头回去。上得湖岸,金蛟朝他张几下嘴,仓路郎也张嘴回应,意思便是下次再见。金蛟随即沉回湖中,仓路郎独自返回。走到路口,忽觉内急,便走到一棵大树前,见四下无人一时兴起,冲着大树站立着解手。

忽听身后有个尖尖的声音叫喊道:“哈哈,被我逮住了吧!”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>>
赠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