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、人还有救!

作者:倒芽|发布时间:2019-11-04 15:23|字数:2235

曲子桦打着哆嗦,将整个身体塞到了柱子中间的缝隙当中。

刚才走过去的那几个人当中,他分明看到了有李芬芬她们。

虽然之前就已经打定主意将女友的舍友卖个好价钱,但是真的看到她们落到一群“凶神恶煞”的手里,他还是感觉一阵阵的后怕。

只是自己到底该不该报警呢?那可是活生生的四个年轻生命啊。

曲子桦无数遍地按着一一零三个数字,但是每一次都有一个恶魔般的声音拦住了他按钮的行动。

那个罗先生的身上可是有着他的私密视频,真的给爆到网上去,他这一辈子就完了。

“算了,我还是按照原计划拿钱走人吧,从此之后都是路人,我还为他们担忧什么?”最后还是恶念占了上风,曲子桦越过人行道,向着第三贝壳酒店跑去。

李芬芬她们已经被扶上了车子,那群“凶神恶煞”中分出来两个人,正在向着第三贝壳酒店走呢。

看来那个神秘的骡子先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大概是想要杀人灭口吧?

自己一定要在他们之前赶到酒店,拿走行李,远走高飞!

王昊按照赵茹她们说的,朝着第三贝壳酒店555号房间走去,她们都在安慰悲痛欲绝的李芬芬,擒拿曲子桦这个“坏良心混蛋”的重任便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只是他也不知道,就在刚才,那个拖着行李箱,和他擦肩而过的小青年,就是他此行的目标,曲子桦。

王昊随着服务员,来到了555号房间,一位清洁工正在收拾床铺。

“刚才那位客人呢?”服务员问道。

“查完房他就匆匆走了,我们也不知道他下午才入住的,咋晚上就退房了。”另外一个服务员从隔壁冒了出来,抢先答道。

“呃~,还挺贼的啊。”王昊倒是没有想到这个曲子桦这么狡猾,居然会提前逃跑。

“哦,我倒是没有想到他为了躲一顿酒居然会提前退房,谢谢了啊。”王昊和服务员打了一个招呼,快步走了。

赵威不放心那个苏医生,还是将四个女孩儿送到了医院去做彻底的检查,既然曲子桦已经逃跑了,他这个赵茹的“未婚夫”怎么也得去医院露个面儿啊。

“小茹她们真的没事儿,看来你并没有吹牛啊。”赵威看了一眼似乎很无聊的王昊。

这个家伙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担心赵茹呢?怎么说,她也是你的未婚妻啊。

王昊呲牙一乐:“赵伯伯,您是知道我的底细的,小茹她们是怎么一个情况,我随便一摸就知道啦。”

“有你碰钉子的时候,长生老道也没敢说包治天下百病啊。”

赵威在王昊跟前可不是那种冷酷的总裁模样,因为之前的婚约,他还真的把这个有些痞气的小青年当成了半个儿子。

“在山上,我就已经替老头子出手了。”王昊笑嘻嘻地说道。

吱!一声急刹车。

然后一个人影朝着王昊高速撞来。

王昊轻巧地一绕,用手法将那个人影的惯性消减了大半之后,才出手将他接住。

只是刚才那两轿车开得太快,那人虽然被他接住了,但是一脸鲜血,明显就要不行了。

王昊下意识地伸手在他的腕部搭了一下。

“人还有救,快来担架!”他朝着医院里面大喊了一声。

肇事地点就在医院急诊的门口,几名穿着绿色救援服的护士冲了出来,将王昊手上的伤员抬上了担架。

“赵伯伯,你先回去吧,我想跟着看看。”王昊对着赵威说道。

“好,一会儿要是需要出证啥的,直接打电话。”

出了这档子事,赵威溜达的兴趣也没了,反正女儿那边还需要照顾,他索性就离开了血肉模糊的现场。

肇事司机被人扯下了车子,是一名长得十分漂亮的年轻女性,梳着干练的短发,还戴着金丝眼镜。

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把她也打懵了,白领的外表可遮掩不住她脸上的无助和焦急。

“走,去把钱交了。”王昊扯了一把,将她从围观群众的吐沫星子当中拽了出来。

收费处那里,女白领缓了过来,她一边刷卡一边低声地说:“这位先生,谢谢您,我还以为这一次肯定要坐牢了呢。我叫边婉儿,您叫我婉儿就可以。”

“边女士好,我是王昊。”

两人交完费,急匆匆地去了ICU,那位被撞的是位老先生,还不知道救不救得过来呢。

大约一个小时以后,ICU里的医护人员鱼贯而出。

边婉儿迎了上去:“医生,您辛苦了,里面的伤员怎么样?”

大夫摇了摇头:“命算是保住了,只是一块碎骨卡进了脊椎,说不定痊愈了,也得终生躺在床上了。”

“难道不能手术取出来?”边婉儿焦急地问道。

“影像显示,那片碎骨已经切断了粗神经束,即使手术能够取出碎骨,可是那么细的神经纤维,怎么接?”大夫摇了摇头,走进了旁边的医办室。

“一会儿我们去看看,说不定能将他救过来。”王昊突然冒了一句。

边婉儿正在那边抹眼泪呢,闻言一把拉住了他。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没有绝对的把握,但是可以试一试。”

“那赶快去啊。”

“这里是医院。”

“那你快想办法啊。”

……

两人正在争执的时候,一个身体干瘦的阿婆走进了医办室。

“边婉儿,伤者的家属来了,你们沟通一下。”大夫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边婉儿走进医办室,王昊想了一下,也跟了进去。

阿婆刚刚哭过,脸上还带着泪痕。

“你…,你赔我老头子!”若不是大夫拉着,阿婆的手就要抓到边婉儿了。

“阿婆,别着急,说不定治疗完了,大爷那里啥事都没有呢。”王昊见边婉儿焦急无措的模样,加了一句。

“啥?”

“啥?”

大夫和阿婆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“我祖上是跌打医生,刚才您说的那种状况,在老祖宗传下来的典籍中有记载,我觉得按照他的那个法子,大爷应该能够康复的。”王昊镇定地说道。

“哦?那好,正好我已经联系了我在医学院的老师,他也是这个方面的权威,等他到了,我们一起给老人家会个诊。阿婆,事情已经出了,您也不要着急,说不定会诊完了,您家大爷啥事都没有了呢。”

“中医的望闻问切也是有它们的奥妙的,您就在这里等着,好不好?”王昊也对那个阿婆说道。

“大娘您放心,只要能治好大爷,我就算倾家荡产,去卖身也要给他治!”

边婉儿话一出口,王昊和大夫都吐了一下舌头。

这个女人不简单,豪放得很哦。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>>
赠言: